我是我吗

来源:知乎,可怕的大馒头 发布时间:2018-12-14 20:44:05 作者:ex_jason 阅读量:213

我上初中的时候,有一天夜里,头脑里突然蹦出一个十分疯狂的想法,这个想法直接导致了我接下来好几年都不敢睡觉。

那个时候我很喜欢看科幻,订阅了《科幻世界》,其中夹杂了不少涉及到意识、复制人或者把人分解成原子然后瞬间传送等等的文章。

于是,这个疯狂的想法就在我不成熟的大脑中冒出来了。这个想法是这样的:

A.如果复制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你,然后在五分钟之后杀死你的本体,保留你的复制体,你愿意吗?

我不愿意,我觉得那个复制体和我并没有关联,我死了,他活着,我并不会感受到自己死的那一瞬间意识biu的一下转移到他身上继续生活。我觉得这样一来,我将不复存在,但是对于家人朋友来说,他们可能并不会在意这件事。

(没有人会为了我的本体悲哀 T T)

B.那如果将你麻醉,在你昏迷的过程中复制一个你,然后销毁本体,保留复制体呢?

我依然不愿意,即使对于复制体来说,他只是睡了一觉,就醒过来继续生活了,但是作为被麻醉前,要做出这个决定的“我”,我觉得我依然被杀死了。

C.那如果告诉你,现在给你注射一种药物,让你忘记从现在到前后各一个小时的记忆,你愿意吗?

我突然有点犹豫。我觉得现在做这一决定的我,在记忆消除之后就被彻底的抹除了。这好像和步骤B没什么区别,现在的我依然会死去,而1个小时前的我会接管我的身体。

D.那既然如此,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遗忘,现在这一时刻的自己,总有一天会被遗忘,如果按照C来看,遗忘=死去,那岂不是我会反复不断的死去?

而且在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下一瞬间,我就已经忘记上一瞬间的我了,我没办法每1毫秒都留下一份自己的思想备份。在我思考这些的过程中,我已经无意识地死去千万次了。

在这种思维下,我突然有极其强烈的恐惧感。我无法阻止自己死亡,甚至我还来不及反应,一个新的我就将替代旧的我活下去,而旧的我则会消失。

我突然想嘲笑上一瞬间的我,他虽然很惊恐,但是他依然没有办法改变被我取而代之的命运,但是这一瞬间的我也瞬间就会死亡。

我好像突然被时间分割成无数切片。中间有几百片在嘲笑上个瞬间的自己,之后几百片正陷入自己也马上要被替代的惊恐之中,再之后的几百片已经完全忘记之前的切片,去忙新的想法了。

我尤其不敢睡觉,睡觉对思维的连贯性影响太大了,我一闭上眼,醒来的我绝对不是我自己。我会基本记不得昨天晚上的想法,也就是杀死了之前的我。

这件事很可笑,虽然每个切片的自己都会杀死上个自己取而代之,但是只要不睡觉,这几万个切片会觉得最起码他们是同一阵营的,比第二天的自己亲近得多。

我控制不了时间流逝,但我可以阻止自己睡觉——为了让现在的自己(或者说这个阵营的自己)可以“多活一会”。

于是熬夜成了家常便饭,即使困得要死,但是就是不睡。换句话说,“求生的本能在阻止我睡觉”。

我觉得这一切都很可笑,但是我好像并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想法。我参不透造物主的意思,我窥不见能走进永恒的光芒。

人的思考使自己痛苦。在产生这种想法的那个晚上,我仿佛踏进了一条冰冷刺骨的河流。

让我得到解脱的,大概是高中生物了……我学习了突触与神经递质,我一瞬间抓到了救命稻草。

意识的本质,不过就是一串生物电信号和化学信号而已,从来都没有什么自由意志,没有什么“我”。我接受了自己只是一串生物电与一堆说不上名字的化学递质,这就是我以为的“我”。

其实我并不了解具体的神经生理机制,但是我找到了一个暂时麻痹自己的借口!就停在这里吧,暂时用如此浅薄的知识理解生命与意识。

用有的药物可以改变人的性格,切掉一部分脑子也可以,那细胞的自然衰老也自然可以改变这一切。即使作为一串生物电,我依然乐意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,不愿意被骂,也不愿意考砸。

即使作为游戏里的人物,也要吃好玩好啊!

我要评论 登录后才能发布评论

推荐阅读

 2019-02-09 14:45:09   ex_jason

古人的劝谏艺术

 2019-01-25 10:53:14   ex_jason

【服务器】使用 KMS 激活 M...

 2018-12-14 20:44:05   ex_jason

我是我吗

 2018-11-24 08:54:16   ex_jason

题解洛谷 P1063 【能量项链...

 2018-11-24 08:53:32   ex_jason

关于NOIP的注意事项?CCF官...

 2018-11-24 08:52:31   ex_jason

最小生成树
ex_jason的博客 "    我要留言
Catfish(鲶鱼) CMS V 4.8.57